洛雪_好想被鏡花色誘

備考長弧,文野依舊深坑

一個激動畫了大正秋聲qqqqqqqqq

撇了個芥鏡
文野和京吹我還坑著,但是備考長弧(我是不會退坑的.jpg

突然詐屍٩(๑òωó๑)۶
詐屍出來的東西不是京吹也不是文野,是個露西法!!!!(乾
瑪露露庫好可愛啊,想百h...(和露西法不能算百合好嗎

年更的手繪立牌系列ヾ(*´∀`*)ノ
之前動畫官方的私服鏡花實在太可愛了(捧心
話說明明已經過了一年但是和前面幾隻比起來畫風也沒變多少嘛
p2原圖

【太中太】我們踏上旅途的原因(上)

*BGM_RINKU -ぼくらが旅に出る理由(龍的牙醫主題曲)

*太中太無差
*龍的牙醫paro

*人物關係和原作(文豪野犬)有些微出入

*沒看過《龍的牙醫》的小伙伴也能安心食用

*我說這是龍的牙醫的安利文你們信嗎

天亮了,微微亮光朦朦朧朧地打亮了紙門,中原迷迷糊糊的醒了來。

 

比原本該起來的時間早了十分鐘,深怕睡回被窩後會一路睡過頭,中原硬逼著自己起床梳洗。

 

穿衣服時他順便抬眼確認了一眼班表,確認了今天的值班值班是他沒錯。

 

漱洗後,整個人也清醒了不少。離開房間時中原順手背起了放在房間角落的紅色長杖,長杖有些菱角,末端更有個讓人連想到牙醫治療住牙時用的鉤子的勾起───那是他們工作時需要的武器。

曾經有後輩稱讚他背起長槍時的動作非常帥氣,一想到後輩崇拜的眼神,中原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中原哼著歌晃到空無一人的食堂,開始了值班的工作───將米洗乾淨後放進電鍋蒸煮,等其他人起來之後就可以直吃早餐了;再把昨天晚上是先準備好的一些配菜熱一熱就行了,當然他的早餐飯糰也在其中。

 

昨天晚上沒吃消夜的中原有些嘴饞,偷偷把早餐配菜的魚乾偷渡了一點夾進飯糰裡───果然好吃。

 

他們是龍的牙醫。

而龍是一種飛翔於天空中終身不落地且力量強大的生物,全身上下為一的弱點就是牙齒。而替龍清除蛀牙菌便是他們牙醫的工作。

 

他們的住所位於龍的頭頂,要到龍的口腔裡工作就必須要爬繩梯才能下去。

早上龍的飛行速度不算太快,風也不是很強。

中原抓緊了繩子往下一看───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有零星的戰壕和駐紮的帳篷,未燃盡的砲彈冒著吹不散的濃煙,看來他們來到了戰區上方。

 

「中原前輩…」少女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將中原從思緒中拉回現實。

 

「啊,早啊,鏡花。」上頭是個扎著雙馬尾的少女,身上暗紅色的和服剛好與長杖的顏色很相配。

 

「啊,我馬上下去。」意識到自己擋了路,中原飛快地往下爬,前腳才在巨大的龍牙上站穩了腳步,後腳便聽到少女從繩梯上下來的聲響。

 

「中原前輩早。」少女攏了壟被吹亂的衣服和長髮,一臉昨晚沒睡好的樣子。

 

小姑娘昨天又熬夜在看中島軍官帶給她的書了吧,能讓小姑娘熬夜的事情也沒幾件了。

 

「說到這個,妳起床時有看太宰嗎?」想起他那個麻煩的搭檔,平常好吃懶做就算了,還特別會賴床。

 

「太宰先生在我離開寢室時還在睡呢,其他人都差不多已經起來了。」說完,少女打了一個大呵欠,睡眼惺忪的縱身往牙縫間跳了下去。隨後,一聲蛀牙菌被長杖刺穿的噗嘰聲從下方傳來。

 

 

=========

 

 

中原不高興中原不爽中原非常想揍搭檔。

 

最後中原還是決定親自去叫醒他那皇帝般難伺候的搭檔,一路上還不少人調侃了他一把,直言中原可以直接變成太宰的保母了。

 

恍惚間他又憶起太宰剛來時的場面,時至今日早已經過了數個月,但是那起想場面時中原依然心有餘悸。

 

太宰並非正式通過考驗的牙醫,相反的,他是從龍牙中產生的「黃泉歸來之人」。

人死去後的靈魂會到龍牙之中,而蛀牙菌就是由人生前的留戀變成的。

偶爾龍會透過自身的意識,讓死去的亡者從龍牙中復活,而他們牙醫將這些復活的亡者稱為「黃泉歸來之人」。

而黃泉歸來之人並非代表什麼吉利的兆頭,相反的,每個黃泉歸來之人都代表著一個即將到來的災厄。

 

從龍牙中復活的太宰順理成章的作為牙醫暫時留了下來,而在太再留下來的幾個月裡都沒有發生人麼重大的災難。中原甚至覺得,最大的災難就是太宰這個米蟲般的存在了吧───而這個大災難還在被窩裡呼呼大睡。

 

「太宰治你這個大米蟲給我起來!」中原非常不客氣將裹住太宰的整條被子掀起來,突如其來的寒意讓太宰像蠕蟲般地扭動了起來,並下意識的抱住中原的腿試圖取暖。

 

「中也好殘忍,再讓我睡一下嘛───」太宰用剛睡醒時帶點鼻音的嗓音撒嬌了起來,每個字的尾音都黏糊糊的連了起來,這讓中原全身的雞皮疙瘩都悚了起來,嚇得他用力踹了太宰一腳。

 

「噗呃──中也太暴力了啦,小心交不到女朋友…」

 

就在中原考慮要不要直接將太宰扔出窗外一勞永逸時,刺耳的警鈴聲劃破他倆之間的鬥嘴,而那是只有在發生攸關全體人員生命安危時才會響起的警鈴。

 

「天狗蟲來了───」首領在廣播裡吼著,中原從未見過一向冷靜的首領如此恐慌的大吼。

TBC.

你們看他們曬恩愛曬到蛀牙菌都看不下去了

怕我的功力太爛大部分的小伙伴還是看不懂世界觀來補充一下。

龍是一種力量強大的生物,能在天空中飛,並且有砲彈打不進去的AT立場,龍腹正下方的領域機械繪無法正常運作(會膛炸或故障)

而人類和龍簽訂契約,牙醫負責維護龍的牙齒,龍則替人類打仗。

根據國際條約,龍不能直接作為戰力參與戰爭,所以大部分軍方是將龍當成空中砲台用。

還有作為龍唯一天敵的蛀牙菌是由人類死去後的思念(?)變成的,牙醫的工作就是消滅它們。

 

剩下比較零碎的設定就下次再講啦ˊˇˋ

【太中太】夏天

*太中太無差

*ooc以及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寫三小



「太宰?」叫了一聲已經望著窗外發呆了十分鐘的人,也不知道它到底在想什麼。

 

「你發呆好久了。」

 

「我在想中也到了高三還這麼矮要怎麼辦啊。」將一隻手遮到嘴邊,太宰故弄虛玄地壓低嗓音,「我看了喔,中也早上把紅葉阿姨準備的牛奶偷偷倒在花圃裡了對吧?」

 

「真令人心痛啊───」不等對方反駁,太宰又掐起了嗓子,剛剛遮著嘴邊的手按著胸口,一副心痛不已的樣子,「『太宰,你幫我注意中也在學校有沒有在學校好好吃飯好不好?中也都高三了,身高還如此…我真得很擔心…』紅葉阿姨昨天才這麼對我說呢,紅葉阿姨這麼關心中也,中也你卻這樣糟蹋阿姨的一片好意───」說著說著,太宰又擦了擦眼角那不存在的眼淚。

 

「嘖。」被戳中軟肋,中也也只能理虧,「懶得跟你說什麼,剩一分鐘要打鐘,我要回座位了。」

 

「中也,」太宰叫住了中也,「今天考完後去港口那晃晃吧。」

 

 

====

 

 

中也倚著欄杆,帶著腥鹹氣味的海風吹得他不得把頭髮扎起來。

橫濱港在灣內,看出去並沒有遼闊的大海,只有一艘又一艘的貨輪駛進駛出,裡面可能載著昂貴的進口物,亦或是走私物;說不定其中還有些物品就會被陳列在學校附近的超商價上,然後再被他熟識的人甚至是自己買走。

 

中也百般無聊的向離自己最近的貨輪扔了顆石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扔中,反正那不是重點。

 

「中也,給你。」中途突然說要去買東西的太宰帶了一包仙女棒回來,本以為對方去買飲料的中也對他翻了個大大白眼。

 

「你這傢伙消失了半個小時就是為了包仙女棒而不是飲料?!」接過仙女棒時中也又翻了個白眼,「而且大白天的兩個男人在港口放什麼仙女棒,你以為這裡是海邊嗎!」

 

「這中也就不懂啦,這是詩人的浪漫。」太宰逕自點起盒內附贈的火柴,「用火柴點也是詩人的浪漫喔───不過我想中也是不會懂得啦。」

 

「滿口詩人詩人的,你倒是做首詩啊。」點燃的仙女棒冒出難聞的硝煙味,嗆的中也立刻把仙女棒拿得離自己遠遠的。

 

「嗯…」忍不住偷笑了一下,太宰掩飾般的摸了把嘴唇,「自/殺,繃帶,漆黑的小矮子淋成落湯雞。」

 

「什麼東西啊,爛透了。要激怒我也給我用高級一點方法好嗎?」嗤笑一聲,中也將燃盡的仙女棒扔進身旁的垃圾桶。

 

「唉呀,沒想到中也是把垃圾乖乖丟進垃圾桶的好孩子啊。」太宰做出了誇張的表情,彷彿發現了什麼驚人的世紀大發現。

 

「少囉唆,這是常識好嗎。」

 

「是是是,乖孩子中也說是常識就是常識───」

 

 

=================

 

掐指數了數,距離升學考不到十天了,太宰抬眼瞄了眼寫在黑板角落那斗大的倒數,才發現自己多算了一天。

原來今天是星期二了,總覺得時間既漫長又短暫啊。

 

轉過頭想和坐在右後方的中也說些什麼,結果剛好對方正低頭專心算著物理題。現在打斷中也會被揍吧,他這麼想,最後還是做了罷。

 

「嗯?」臉上突然被什麼滴到,轉身看向窗外的立刻被風夾帶進來的雨滴噴得滿臉。

不知道什麼時候抬起頭並起目睹了這一切的中也幸災樂禍的笑出了聲,物理老師氣得將他們倆轟去走廊寫題目。

 

 

 

不知道這雨會下多久呢。

=======

想寫出《吹響吧!上低音號》般的青春感,不過看來還差了十萬光年那麼遠(托腮

【鏡蒙】試圖搞事

*ooc

*原名"締結",但是那種文藝風的標題顯然不適合我

*時間軸是大概15年後

*我的文筆從來沒有進步過,倒是先退步了(變成負值了

*怕你看不出來,番外寫的是芥川


 「轉過來一下。」

鏡花轉了過來,白無垢鮮紅的內襯和被塗成櫻桃一般的下唇襯的她的肌膚和白玉一般透白。

還有烏黑的長髮盤成髻後並不顯得老氣,反而剛好把平時的稚氣平衡過來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東方美人吧,蒙哥馬利這麼了想著。

 

「妳看,這不是很好看嗎?剛剛尾崎女士幫你塗上的時候還抗拒得跟什麼一樣。」說完,還點了一下塗了口紅的唇,將沾到白手套上的口紅抹在沒塗到的上唇。

 

「我不想看起來顯得很老氣…」看著對耍了一把流氓後的得意嘴臉,意識到自己被調戲了一把的鏡花心裡很不是滋味。

 

「露西,妳的腮紅好像有點脫妝了,我幫妳補吧。」說完,鏡花撐起身靠了過去。

 

臉上傳來嘴唇般的柔軟觸感,蒙哥馬利看了鏡子後才意識自己被親了一口,連忙用濕紙巾將臉上的「腮紅」擦掉,「妳這個小個子流氓!」

 

對對方紅透臉的反應感到滿意,鏡花微微勾起了嘴角,「彼此彼此。」

 

 

「今天的兩位主角,妳們準備好了嗎?」與謝野晶子推門而入,對於門內有些曖昧的畫面感到有些玩味而八卦的挑了挑眉。

對於這一刻她也有些感嘆,當年只有那麼一丁點大的小姑娘如今也要嫁人了,外面還可以隱隱約約聽到不再是小老虎而是大白虎的敦哭得像嫁女兒的爸爸。

 

「準備好了。」她們牽起對方的手,「走吧。」

 

 

她們牽著手走向婚禮會場,簪在髮上的白玫瑰和山吹靜靜的盛放著。

 

 

 

 

番外:

 

「嗯?這是誰放的?」收拾著貴賓留下的賀禮,與謝野對一個無署名的賀禮感到疑惑。

 

那是一隻穿著黑色連身裙的兔子娃娃,上面還隱隱可以看到有些笨拙的手縫痕跡。

 

「我想我知道那是誰送的。」
=============

話說其實還有一個別花的橋段的,但是我忘了ヾ(*´∀`*)ノ(而且其實那個別花的橋段才是重點

然後鏡花和蒙哥就這樣被我寫成兩個老流氓(芥川還被寫成一個老傲嬌

看完加勒比海盜一興奮就畫了戴英俊的加勒比paro
年輕時得小麻雀挑釁薩拉查時真的辣到炸qqqqqqqqqq
馬上就和劇場版裡拉裙子挑釁亞可的戴英俊連在一起了233333

【黛亞】告白

*ooc

*些微和劇情有出入



這是她繼之前鎮上的騷動和巨龍那次之後第三次用掃帚載亞可了。

 

「亞可,LunaNoba真的是一間很美的學校對吧。」皎潔的月光映在大地的每個事物上,彷彿發著朦朧的微光,這是黛安娜第一次細心留意月夜的景致。

 

「咦黛安娜妳剛剛說了什麼?」

 

「同樣的話我可不會說第二次喔。」不管有沒有聽清楚,亞可這個笨蛋也不會懂她想傳達的意思吧。真是的,虧她還為了對方特地去查資料了解東洋文化。

 

「啊啊啊帶安那妳別這樣啊!告訴我啦──等等!還是我又闖了什麼禍──」

 

 

既然是乘著月光離開的,那就趁著今夜月色正美回學校吧。


==============

其實就是戴英俊用日本文豪夏目漱石的軼事的梗拐彎抹角告白了啦2333


學校的大家都知道名字是翻成新月學園嘛,在這裡就直接當月亮用了

「月色真美」的意思就是我愛你的意思,在日本可以直接當文藝表白詞ˊˇˋ

不過畢竟這個梗有點文學的性質,所以我就當亞可不知道這個梗就是了


因為文筆不好造成邏輯牽強真得很對不起(土下座(好好一個表白也能爛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