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雪_好想被鏡花色誘

備考長弧,文野依舊深坑

【太中太】夏天

*太中太無差

*ooc以及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寫三小



「太宰?」叫了一聲已經望著窗外發呆了十分鐘的人,也不知道它到底在想什麼。

 

「你發呆好久了。」

 

「我在想中也到了高三還這麼矮要怎麼辦啊。」將一隻手遮到嘴邊,太宰故弄虛玄地壓低嗓音,「我看了喔,中也早上把紅葉阿姨準備的牛奶偷偷倒在花圃裡了對吧?」

 

「真令人心痛啊───」不等對方反駁,太宰又掐起了嗓子,剛剛遮著嘴邊的手按著胸口,一副心痛不已的樣子,「『太宰,你幫我注意中也在學校有沒有在學校好好吃飯好不好?中也都高三了,身高還如此…我真得很擔心…』紅葉阿姨昨天才這麼對我說呢,紅葉阿姨這麼關心中也,中也你卻這樣糟蹋阿姨的一片好意───」說著說著,太宰又擦了擦眼角那不存在的眼淚。

 

「嘖。」被戳中軟肋,中也也只能理虧,「懶得跟你說什麼,剩一分鐘要打鐘,我要回座位了。」

 

「中也,」太宰叫住了中也,「今天考完後去港口那晃晃吧。」

 

 

====

 

 

中也倚著欄杆,帶著腥鹹氣味的海風吹得他不得把頭髮扎起來。

橫濱港在灣內,看出去並沒有遼闊的大海,只有一艘又一艘的貨輪駛進駛出,裡面可能載著昂貴的進口物,亦或是走私物;說不定其中還有些物品就會被陳列在學校附近的超商價上,然後再被他熟識的人甚至是自己買走。

 

中也百般無聊的向離自己最近的貨輪扔了顆石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扔中,反正那不是重點。

 

「中也,給你。」中途突然說要去買東西的太宰帶了一包仙女棒回來,本以為對方去買飲料的中也對他翻了個大大白眼。

 

「你這傢伙消失了半個小時就是為了包仙女棒而不是飲料?!」接過仙女棒時中也又翻了個白眼,「而且大白天的兩個男人在港口放什麼仙女棒,你以為這裡是海邊嗎!」

 

「這中也就不懂啦,這是詩人的浪漫。」太宰逕自點起盒內附贈的火柴,「用火柴點也是詩人的浪漫喔───不過我想中也是不會懂得啦。」

 

「滿口詩人詩人的,你倒是做首詩啊。」點燃的仙女棒冒出難聞的硝煙味,嗆的中也立刻把仙女棒拿得離自己遠遠的。

 

「嗯…」忍不住偷笑了一下,太宰掩飾般的摸了把嘴唇,「自/殺,繃帶,漆黑的小矮子淋成落湯雞。」

 

「什麼東西啊,爛透了。要激怒我也給我用高級一點方法好嗎?」嗤笑一聲,中也將燃盡的仙女棒扔進身旁的垃圾桶。

 

「唉呀,沒想到中也是把垃圾乖乖丟進垃圾桶的好孩子啊。」太宰做出了誇張的表情,彷彿發現了什麼驚人的世紀大發現。

 

「少囉唆,這是常識好嗎。」

 

「是是是,乖孩子中也說是常識就是常識───」

 

 

=================

 

掐指數了數,距離升學考不到十天了,太宰抬眼瞄了眼寫在黑板角落那斗大的倒數,才發現自己多算了一天。

原來今天是星期二了,總覺得時間既漫長又短暫啊。

 

轉過頭想和坐在右後方的中也說些什麼,結果剛好對方正低頭專心算著物理題。現在打斷中也會被揍吧,他這麼想,最後還是做了罷。

 

「嗯?」臉上突然被什麼滴到,轉身看向窗外的立刻被風夾帶進來的雨滴噴得滿臉。

不知道什麼時候抬起頭並起目睹了這一切的中也幸災樂禍的笑出了聲,物理老師氣得將他們倆轟去走廊寫題目。

 

 

 

不知道這雨會下多久呢。

=======

想寫出《吹響吧!上低音號》般的青春感,不過看來還差了十萬光年那麼遠(托腮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