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雪_小野狗入坑3.25週年慶絕讚沒有優惠中

備考長弧,文野依舊深坑

【鏡蒙】黎明

*BGM:DAYBREAK FRONTLINE / Orangestar feat.IA

*大概是原作的平行宇宙,蒙哥帶著被組合擄回北美的鏡花跑路了

*剩下的寫在正文後面,想看得要把正文看完喔(乖巧

*上一條是我被盜號了



「妳睡了嗎?」沒來由地,一句乾乾的問句從蒙哥馬利嘴裡溜出。

未的不是別的,就只是單純想說句話罷了。

 

「當然沒有,睡得著才怪。」鏡花沒好氣的瞥了蒙哥馬利一眼,燭光隨著卡車的顛簸在她臉上明晃不定,使蒙哥馬利看不透她的表情。

 

黏膩悶濕的空氣似乎把所有聲音都黏在這小小的貨卡後座裡,貨卡隆隆的引擎聲﹑司機不經意哼唱的家鄉小調﹑她自己摳指甲的細微噪音,任憑這麥田再廣闊也無法傳遞出去。

 

蒙哥馬利開始後悔了,自己怎麼就這樣迷迷糊糊的帶上這個來自東洋的小個子姑娘從組織叛逃了。

北美的土地是多麼的廣闊,組織的勢力範圍又是多麼的廣闊,而她只能坐著上這台沒有目的地的貨卡在這片彷彿沒有邊際的麥田中一昧的向東奔馳。

這樣真的好嗎?在公會中雖然算不上頂好,但憑著安妮她還是能在組織中占有一席之地,現在想想自己憑著一時衝動帶著泉鏡花叛逃簡直就神經病的行為──

 

「妳在為幫助我逃跑的行為懊悔嗎?」鏡花用不鹹不淡的語氣打斷了蒙哥馬利的思緒,語氣中沒有任何褒揚或譴責的氣息,在蒙哥馬利耳裡聽起來卻字字犀利。

 

「沒有。」蒙哥馬利避開了鏡花的視線,轉向鏡花為了避人耳目換上的小洋裝,「啊,棉芯快燒完了。」

 

趁棉芯還沒完全燒完,蒙哥馬利又為油燈添了棉芯。

不論是那件有著和她髮色相似顏色的東洋服裝,還是她臨時翻出來的洋裝,穿在她身上都是那麼的好看。是不是她穿什麼都好看啊?到目的地時再買新衣服吧──

 

她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自己的過去,鏡花面無表情的敘述著自己在黑手黨中執行的每一項任務,這樣蒙哥馬利不由得得安心──

她們都是犯了錯的亡命之徒啊。

 

聊著聊著,她們都不由自主的笑了,少女獨有的輕脆笑聲在黏膩的夜空中小小聲地回響。

為什麼突然笑了呢?大概只有北極星才知道了吧。

 

「閉嘴。」司機不耐煩的低聲道,陌生的東洋語言令他沒來由得感到不安,「講英文。」

 

陌生的語言﹑陌生的土地﹑風中陌生的氣味,都多麼得令人感到不安,泉鏡花是不是也未這陌生的一切感到不安呢?她這麼想著。

 

「天要亮了。」鏡花不顧卡車行駛中的顛簸,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喂,這樣很危險,妳又勾不到車頂──」

 

「我勾的到。」鏡花攀上了駕駛座的車頂,車輛行駛的風吹的她留海都刺進了眼睛。

「妳看,天亮了。」努力的剝開刺眼的劉海,鏡花看到了地平線上得一道微光。

 

蒙哥馬利也攀上了車頂,經過劉海的洗禮後,地平線的風景衝進了她的視野──「真的天亮了──」

 

就像是將所有的不安踩進油門一般,她們正沿著東方向地平線筆方的黎明奔馳──

 

 

 

 

在最前線奔馳的我們 
在開始泛白的星空下
心中激動難抑

只帶上了 動感的音樂驅散睡意

還有微溫的水

沒有任何多餘的雜物

朝向前方

妳說這樣一定能展露笑容

目標是那道曙光

雖然還不知道幸福的涵義

盡力活出自己

沒有任何後悔

不會結束的

我們一生皆是征途

==============

其實這篇我本來想寫的像末路狂花那種感覺的,元標題也不是"黎明"而是"逃亡"

然而事情在隨機播放跳到黎明前線時便一發不可收拾

這篇算是在被考卷山悶死前突發得一個衝動吧,很粗糙,之後可能會出個2.0


另外向你們安利這首歌,一定要搭配歌詞食用

我想把這首歌送給現在得自己,送給文野裡面每個角色,送給你們,送給全世界

因為蜜柑星真的好棒好棒的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