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雪_好想被鏡花色誘

備考長弧,文野依舊深坑

BSD【中鏡】戒菸

*集ooc,小學生文筆,同人兩大雷點於一身的文

*中鏡拉郎有,私設有,捏造有

*無法適應的非戰鬥人員請盡速撤離

*再不走就逃不掉啦!!!!

-------------------------------------------------

抽煙﹑喝酒,這是現代新好男人最要不得的兩大惡習。然而,這兩點很不幸的正好是中原中也那為數不多的嗜好之二。

 

不過也沒關係,反正身為港區黑幫幹部的中原中也本來就和這個詞沾不上任何關係。

 

思緒隨著從口鼻呼出的煙霧一同飄向遠方,中原中也忽然想起了自己多年的菸癮。

 

聽說啊,要戒菸真得很不容易,就算戒掉了,大多數也都稱不過半年,就又重新回到尼古丁的懷抱了。

 

不過戒菸的失敗率倒也不是百分之百啦,總是有那了了無幾的少數一輩子都沒有再碰過那些燃燒著生命的菸草。

 

那些少數似乎大多數都是為了自己重要的人而戒菸的傢伙呢。

 

重要的人?想到這裡,中原像是想到什麼可笑至極的事一般,嗤嗤地笑了一聲,隨手將手中未燃盡的香菸往已經被煙頭插得像針插一樣的菸灰缸一碾,直起身子往目的地前進。

 

那種東西,不管是在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會存在吧。

 

 

 

======

 

 

踏入掛著「尾崎」門牌的房子,中原中也輕易的打開了未上鎖的大門,讓他心裡不禁感嘆,尾崎紅葉是神經大條還是胸有成竹。不過以中原中也對這女人的了解,答案很顯然是後者。

 

按照以往的習慣,中原脫下皮鞋,踩上高了玄關一階的木製地板。略顯老舊的地板發出「嘎嘰」的聲響,而數十把武士刀瞬間從走道兩側的和風紙拉門噴出,刀尖直指中原現在所站的位置。

 

「!!!」戰鬥的本能讓中原向後一躍,又突然意識到後方可能存在的機關,於是緊急將全身的重心往前拉,才在踩上第二個機關前止住腳步。額角滲出冷汗,中原轉頭看向後腳跟的位置,發現再差個幾公分,自己可能就會踩上玄關的水泥地板上的某塊微凸位置。

 

「﹒﹒﹒」看來尾崎紅葉還用不著他來擔心,這麼多年了,家裡的機關是有增無減。

 

小心地用帶著手套的手向上撥開橫在走道中間的武士刀,中原走向位於走道末端的客廳。

 

來接某個人───這就是他今天來這裡的目地。

 

而他的目的則是抱著有她身體一半大的兔子玩偶,輕輕的靠著和椅的靠背睡著了。剛剛那麼大的動靜都沒將她從夢鄉中喚醒,顯然她睡得相當熟。

看到這樣的場景,中原不禁把少女和記憶中幼年時期的自己重疊了起來。同時想起了每每只要他在客廳睡著,總是會被那個僅僅大了他四歲卻非常有威嚴的女人擰耳朵然後被痛醒。

 

「泉鏡花?」中原試探性的喊道,可惜的是,剛剛那麼大的動靜都沒能吵醒少女,何況是中原的輕聲呼喚?

 

「嘖﹒﹒﹒」他略微苦惱的抓了抓頭髮,開始搜索記憶中尾崎紅葉的從前的做法,然後又喊了一聲:「鏡花,吃飯了?」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泉鏡花又不是他,哪會因為一聲「吃飯了」就醒了───

 

腦中的思路都還沒轉完,少女便一語成讖的醒了過來。

眼中帶著剛睡醒的朦朧,幽深的黑瞳中看不出什麼情緒,如同湖泊───也就是一灘死水。

 

「中原﹒﹒﹒中也先生﹒﹒﹒」少女看著他,語中不帶情緒,聽不出是肯定還是疑問。

 

看來對方是認的出他,這下事情就好辦了。

接著,他說明了現在的情況。

 

「紅葉大姐去北方出差了,妳知道吧?她託我在這期間照顧妳,因為時間有點緊迫,我必須帶著妳去工作現場,沒意見吧?還有,不用那麼生疏,可以直接叫我中也。」尾崎紅葉被派到北方去進行交易,聽說是去俄羅斯。而在這一個月期期間,照顧泉鏡花的人則暫時成了中原中也。

 

聞言,泉鏡花似乎是聽懂了中原的意思,站起了身,卻遲遲沒有邁開腳步。但是也似乎並不是沒有要走的意思,眼神飄忽不定。對此,中原有些疑惑。直到他發現泉鏡花飄忽的眼神是在看懷中的兔子玩偶還有身後的和椅,瞬間明白了原因。

 

是在猶豫要不要把娃娃帶走吧。

 

「那個啊,我是說那個娃娃,妳可以帶去,反正也不是什麼危險的工作。」不過就是個娃娃,他像是會計較那種事的人嗎?

 

然後中原看見了。

 

有那麼一瞬間,中原第一次在泉鏡花臉上看到了稱的上是「開心」的情緒。

 

 

 

========

 

 

「我說啊﹒﹒﹒就不能便宜點嗎?大家彼此互相讓一讓,不就是個HAPPY   ENDING了嗎?還是說,我給你一點錢好了───」

 

「不要。」

 

 

談判破裂。

房間內的所有槍口瞬間對上了中原和泉鏡花的腦袋,意識到了下一秒即將來襲的槍林彈雨,鏡花下意識的握緊藏在振袖中的杖刀。但是有人的動作更快,在那聲讓所有子彈出膛的號令被喊出來前將刀刃抵上那人的喉結,只要一出聲,鋒利的刃就會劃破那脆弱的頸勃。

 

「叫你的手下放下他們的槍,直到我們離開這裡。不要輕舉妄動。還有順便告訴你,不要說我,連後面那個小女孩都能擺平你們全部。」中原嗓音冷硬,一字一句打在對方發慌的心上。

 

「是是是!!!是小的不好,拜託大爺請饒命大爺請饒命﹒﹒﹒」對方聲音有些顫抖,心裡千百個腹誹,不過是個走私品交易,港區黑幫誰不派,派了個這麼可怕的傢伙。

 

 

「走了。」不屑的哼了一聲,中原從容不迫地邁開腳步,領著泉鏡花走了。

 

 

 

 

雖然談判破裂,但是還是算完成工作,反正首領好像也沒有很中意這筆交易。中原心裡想著,手不自覺的點了一支煙。他總是喜歡在完成任務後抽一支。

 

話說鏡花的直屬上司好像是芥川。想到芥川,他八成是拿太宰對他的那套對待鏡花,想到心就揪了一下,雖然中原沒什麼立場管芥川怎麼教育下屬,但是至少讓這小姑娘在自己這邊時的記憶是開心的吧,他想。

 

 

於是他決定買點對方喜歡的東西。

 

 

「回去前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我可以──」中原自然的回頭看了身後的少女,卻發現她人站得老遠,整整十幾公尺,活像中原會咬她似的!

 

「﹒﹒﹒」中原想都想不明白。雖然一路上她一直和他保持一段距離,他一直以為是她怕生才會這樣,但是這樣的距離說是怕生也太誇張了吧!!!十幾公尺耶!!!

 

還是說自己看在一個14歲的孩子眼裡,是個凶神惡煞嗎?!!

 

「喂。妳。」中原停下了腳步,看到泉鏡花因為嚇了一跳而很明顯的全身跳了一下,他就自責的放軟了音調,「咳,我是說鏡花,」,自然而然的,中原走向了鏡花,「妳幹嘛一直躲著我?」

 

「我沒有躲著中也先生。」鏡花給的是肯定句,彷彿她所說的一字一句都是事實。但是中原可沒有漏看她輕輕皺起的眉心。

 

「那妳為什麼走那麼後面,不怕跟丟嗎?」他繼續看著鏡花,看著她緊緊地抿著嘴,看著她臉漸漸泛起微紅。

 

「﹒﹒﹒」

 

過了良久,鏡花像是向心上人告白的小女生一樣,把臉埋進懷中的大兔子玩偶的後腦杓中,就連唯一露出的雙眼也不敢直視中原,悶悶的說───

 

 

「中也身上的菸味好臭。」

 

 

「蛤?!!」,中原愣了一下。

 

討厭菸味不會早說嗎?!!

害他以為自己在對方眼裡是多麼凶神惡煞!!!

算了,也對,仔細想想,有哪個小姑娘會喜歡菸味的?

 

 

 

「那我們快點回去吧。」趕快回家把身上的菸味處理一下。

 

「?」泉鏡花愣了一下。

 

「對了,妳有什麼想吃的?」差點就忘記問這個了。

 

 

 

=====

 

 

 

中原讓鏡花在客廳等著,自己則去了房間左翻又找,找了一件不常穿的襯衫換上───這樣菸味至少會比較淡吧。

 

至於去菸味的方法嘛﹒﹒﹒印象中好像曾經看過紅葉大姊拿吹風機對著披風吹,問她在幹嘛,她說她在去披風上的菸味。還不大高興的撇撇嘴,廉價香菸就是臭。

 

想好對策,中原也穿好了衣服,他打開了房門,「我好了。還有放下妳的兔子,過來幫個忙。」說完,便逕自從櫃子中翻出了兩支吹風機,一把把其中一支塞到鏡花手中。

 

「拿吹風機對著衣服吹,要吹到沒有菸味為止。反正今天已經沒有工作了,兩人慢慢吹,應該吹得完。」說完,便很行動派得拿起了一件開始吹。

 

 

「那個﹒﹒﹒其實不用﹒﹒﹒」

「喔,沒差啦。反正味道去一去也好。」他想起以前去風月場所把太宰抓回來時,回來身上總是會沾滿濃厚的香水味,他實在不喜歡那個味道,而且當他發現味道要等兩、三天才去的掉時他的心情是崩潰的。

 

所以中原不會讓泉鏡花聞整整一個月的菸味。

 

要是太宰讓他整整一個月每天都得去那種地方抓他的話,中原保證他會直接把太宰挖個洞埋起來。

 

在兩人的合作下,衣服很快就都吹了一輪。但是還是不放心的中原還是把那些衣服送去乾洗。回來時還不忘拎一個出門前答應鏡花的可麗餅。

 

 

 

這是兩人相處的第一天。

 

 

 

 

 

在這一個月裡,中原中也半根菸都沒抽。

 

 

 

 

 

同時,在一個月中───

 

 

中原中也學會了怎麼幫女孩子綁麻花辮。

 

泉鏡花稍稍學會了分辦紅酒的產地。

 

中原中也的拿手菜變成了湯豆腐。

 

泉鏡花學會了如何不見血也能打倒敵人。

 

中原中也似乎不再那麼常加班。

 

泉鏡花完成任務的速度似乎越來越快。

 

 

 

 

旁人說,最近中原中也平時的殺氣似乎變少了。

旁人說,最近鏡花臉上的笑容似乎變多了。

 

 

 

 

=====

 

 

過了幾個月後,當中原從西方回來,順便打聽泉鏡花的消息時才知道,原來人家小姑娘已經去了偵探社。那個總是和他們做對的武裝偵探社。

 

 

 

「是嘛。」漫不經心的回道,手卻不自然的拉了拉帽沿。

 

「是說,中也,我最近似乎沒什麼看到你抽菸?擔心健康了?」旁人笑道。

 

下意識的想反駁,往披風裡撈了撈菸卻是徒勞,這才乾乾的說了一句,「是啊﹒﹒﹒」

 

 

 

 

 

「畢竟菸味不怎麼好聞。」

 
fin.
------------------------------------------------

首先先在這裡感謝陪我度過半夜碼文時光的電台DJ們,以及為這個腦洞種下了誕生契機的響太太(咿咿咿艾特不到qwq

太太的那張中鏡真的炒雞可愛啦!!!!!!^q^^q^

還有因為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所以就謝天吧。

花了三天碼這篇文,真心覺得日更的太太都是神(我絕對不會說我在修改的時候多加了快七百字

還有最後要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我真的超愛鏡花和中也的。雖然理智上知道兩人在原作裡根本沒互動,但還是忍不住把他們倆湊了個cp

那,我們應該不會有下次見面了啦...(懶癌末期不想醫(喂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