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雪_好想被鏡花色誘

我大概是個假雙黑廚

【芥鏡】成長

*文不對題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躺
*ooc注意(尤其是芥川
*小學生文筆注意(我已經改了好多次語句怎麼改多還是不通順qwq


「鏡花。」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喚起,泉鏡花有些戀戀不捨地把小臉從書堆中抬起,一抬頭看到國木田獨步那張萬年一號嚴肅表情的撲克臉。

 

還沒從書本中回神的泉鏡花迷迷糊糊地接下國木田的出的文件,並順手抽出裡面的文件和資料,聽著國木田的解釋。

 

「這是警方的委託,委託內容是協助逮捕工廠位在貧民窟身處的毒梟。我想這份委託對熟知貧民窟的妳會比較方便執行。」

 

「可以嗎?就算真的不行也不必勉強───」

 

「我可以。」鏡花抬起頭來,直視著國木田,「我願意接下這個委託。」

 

收好從國木田那裡過來的文件,泉鏡花走向收著武器的櫃子,她平常用的杖刀被規定平常時要收在這裡,不只是她的杖刀,與謝野的柴刀、偵探社私藏的一些槍械也放在這個櫃子裡。

 

鏡花拉開了鐵櫃的拉門,有些生鏽的拉門和門軌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響,驚動到了正在處理文件的白髮少年───

 

「咦咦咦鏡花妳要出門嗎?等等等我一下喔、我去拿一下手機───」白髮少年將手摸向平常放手機的地方,卻發現手機不在原本應該在的位置而慌了手腳。

 

「敦。」國木田叫住了想追上去的敦。

 

「是時候讓鏡花自己來了。」

翻了翻記事本,國木田說著。

 

 

=====

 

 

 

 

貧民窟的小逕滿地都是濕滑的青苔和汙泥和成的穢物,泉鏡花毫不在意的將腳步踏在那些一般人避不及汙泥上,這讓她想起她曾經赤腳踏在這裡的往事,濕濕滑滑﹑令人不愉快的觸感就向對某個人的情感一樣。

噁心的﹑令人不愉快的情感。

 

聽到鞋子因採到汙泥而發出的沙沙聲響,鞋子髒了﹑再洗就好。她這麼想。

 

小逕中的可視度極差,陽光被層層堆疊加蓋的建築物所擋住,無法照到鏡花所處的最底層,這也是這裡青苔橫生的原因。

 

「唔嗯﹒﹒﹒」對此有些困擾的鏡花將文件高舉過頭,微弱的光線透過紙張,她這才勉強看到文件上﹑對方的長相。

 

沙沙沙﹑窣窣窣﹒﹒﹒

 

聽到了來自角落﹑衣服摩擦和窸窸窣窣的聲響,泉鏡花大概知道是那些貧民窟的孩子要打劫她。

聲音中只有木棍和鐵棍的聲音,大概沒有槍械以及那些比較高危險的武器。認定了那些蠢蠢欲動的鼠輩沒有危險性後,她繼續思考去目的地的路線。

 

她就這樣悠悠閒閒地一邊看著地圖一邊確認著一個轉彎處,完全不把角落那些潛在的危險放在眼裡,直到───

 

 

 

「鏡花,虧妳還敢來。」

 

 

 

一個不帶感情﹑卻充滿威嚇意味的聲線直直從後方傳入鏡花耳裡,只是簡單得一句話,她卻嚇的全身繃緊﹑猛然收緊的小手抓的文件直接從中間破裂,發出刺啦的輕脆聲響。

 

沒事的﹑沒事的﹑泉鏡花。妳現在已經不是芥川的下屬了,妳不屬於黑手黨,妳屬於武裝偵探社,妳沒有理由怕他───

她努力的想裝作鎮定,可惜緊簒著文件的手已違背了她的意志。

 

泉鏡花緩緩的轉頭,眼神不安定的閃爍著,祈禱著幾乎可以視為事實的結局只是她過於多疑的妄想───

 

可惜,泉鏡花一轉身,看到的就是芥川龍之介,她的惡夢。

 

不需要充足的光線,不需要出聲確認,光憑那個口氣﹑那個聲線﹑那個氣息,她就幾乎可以直接確定那人是芥川龍之介───她在黑手黨的前上司。

 

不等對方再次開口,泉鏡花深吸了一口氣,「我───」

 

嗤───「羅生門」突然刺了過來,驚的鏡花反射拔了刀就要擋,而黑色刀刃卻出乎她的預料之外的從她旁邊擦過,又嗤地一聲,濃重的血腥味以她身後為中心爆了開來。

 

地上躺了一個男人,胸口開了一個大窟窿的男人。

 

芥川沒有攻擊她,反而是幫她擋下了攻擊。

 

角落又騷動了起來。

 

「以後別那麼不長眼。」不看泉鏡花一眼,芥川直直地和她擦肩而過,逕自往泉鏡花剛才走的方向走去,冷漠的彷彿他今日不曾遇見她一樣。

 

看著走在同一方向的芥川,已經從剛才的驚嚇中冷靜下來的鏡花腦中閃過一個糟糕的念頭,恐怕───

 

被自己的想法嚇到,她搖了搖頭,想把這個最糟糕的情況從腦袋中趕走,開始猶豫是否要跟上芥川。

 

最後她放棄掙扎,默默的跟上了芥川。

 

她刻意和芥川保持了一段距離,一路上安靜的彷彿貧民窟的小徑中沒人在裡面。

彷彿他們兩人本來就是這貧民窟的一部份。

 

 

 

最後他們還是一起踏進了一個廢棄倉庫。

 

剛才在路上,她一直想否認這個念頭,因為那是最糟的情況。但是現在,很顯然這並不只是個猜測,同時也是事實───

 

他們的目標是同個人。不止警方,黑手黨也想要這個人。而她的任務是將目標帶回偵探社﹑並且交給警方,而芥川的任務不用思考也可以知道其中的內容一定和她的互相衝突───

 

殺了目標。

 

 

倉庫中巨大的排氣扇嗡嗡嗡地轉著,鏡花心中的不安開始膨脹。

 

 

 

寂靜沒有持續多久,突然一陣腳步聲向泉鏡花靠近,她立即反射性的向聲音來源揮刀,刀刃刺入血肉﹑斬筋斷骨回饋到手中的手感噁心地讓她頭皮發麻。

 

 

沒有時間讓泉鏡花去在意剛才噁心的手感,她揮出的那刀就像是引戰信號,伴隨著那個人的慘叫和蔓開來的血腥味,躲在暗處的人們像是磁鐵一般的朝她和芥川一擁而上───

 

 

「羅生門───幼蕨。」

 

 

原本散發著點點黑色粒子的大衣的下擺瞬間凝聚起來,刺入地板,從地板中突突刺出的黑色硬物精準的刺中了視線範圍內的每個人,將被刺中的人高高懸掛起來的黑刺像極了胡亂生長初生幼蕨。

 

倉庫中的血腥味頓時炸了開來,即使是在光線不足﹑無法看清楚敵人的情況下,所有的人也知道到芥川這一刺就解決了十幾個人,危險的氣氛以芥川為中心擴散開來。

 

 

感受到更大的威脅,所有人紛紛將攻擊目標轉向了芥川,攻擊鏡花的人瞬間少了一大半。

 

 

「﹒﹒﹒」從混亂中清醒過來的泉鏡花想起了自己的目地,看了被人團團包圍的芥川一眼,她默默的摸上了目標所在的二樓。

 

 

====

 

確認目標失去行動能後,鏡花叫出夜叉白雪,讓自己的異能抱起目標。

 

現在只要回到偵探社,任務就算正式完成了。

 

 

但是這麼想著泉鏡花卻遲遲沒有踏出往回程的腳步。

 

「我的任務是將這個人交給警方,如果你要對他做什麼的話,我會戰鬥到底。」不回頭﹑也不敢回頭,泉鏡花顫抖的握上了刀柄,如果站在她身後的那人對她展開攻擊的話,她會盡她所能的反擊。

即使她知道最後戰勝那個人的機會微乎其微。

 

 

「妳沒擊中目標的要害,我可不是這樣教妳的。」

 

「可見妳已經不是這裡的人了。」

 

泉鏡花將眼睛閉上,她幾乎可以想像等一下身體被撕裂的劇痛,但即使知道會落的總樣的下場,她也不想逃跑。

 

「黑手黨的目地是報復,既然目標已經被警方逮捕,也可以算是一種報復。」

 

沒有蠻天四濺的血花,也沒有腹部被刺穿時的劇痛,更沒有想像中﹑那個人恐怖的臉孔,有的只有對方步入黑暗小巷的腳步聲。

 

 

「芥川!」

不知為何,當她意識到時,她已經呼喚了那個人的姓。

 

「我證明了!我不是只能殺人!我還可做別的事情!你看到了嗎!我的生存意義

───不是只有殺人!」

 

她住了嘴,胸口被不知名的情緒所填滿。望著黑暗彷彿在等待著回復。

 

而回應她的只有幾聲氣虛的咳嗽和那人逐漸遠離的腳步聲。

 

 

 

 

留下她兀自站在貧民窟巷口的陽光中。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