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雪_好想被鏡花色誘

我大概是個假雙黑廚

【太中】文藝30題1_前後桌

※流水帳
※老掉牙校園paro
※關於這個系列的詳細請戳主頁
※雖然是文藝題但是我就是文藝不起來




「呀,這次也是和中也當前後桌啊。」拉開了椅子,太宰治對著他的「新任後桌」這麼說著。

 

「都到最後了居然還是坐在你這傢伙做後桌,我看升學考大概都會被你這傢伙的衰氣給搞砸了。」坐在太宰治後方的少年嫌棄似的抓了抓他略長的焦糖色頭髮,接著又面露不善的對著他說出了頗具挑釁意味的話語,「還有可別給我改到

錯一大堆的考卷啊,我可沒那個耐心給你一題一題寫答案。」

 

「這句話我可以原封不動還給中也喔,也不知道上次數學課打瞌睡指考了80分的人是誰?」太宰治似乎對對方挑釁的行為毫不在意,又從抽屜中抽出了一本數學題本,「好啦,我現在要來看中也看不懂的基礎數學啦。」

 

「你說什麼───」

 

 

=================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可以算是一對竹馬竹馬。

 

從國小開始就開始刻意而為似的一路同班到了高中。好不容易到了高二分時兩人想著終於可以和對方告別時,偏偏學校因為選理組的人太少而只編了兩個理組班。

 

而兩人喜而樂見的中了那二分之一的機率。

 

中原中也形容這簡直就是太宰治為了氣他而籌備的陰謀。

 

若只是一路同班也就罷了,偏偏兩人經常在邊排座位時坐到前後桌,十次中大概會有九次坐在一起,彷彿昭告著兩人被綁在一起的命運並非偶然,而是必然。

 

學校﹑班級﹑座位,對學生來說是人生大事也不為過的三項事物緊緊地將兩人綁在一起。或許再過一個月,一起經歷了兩次升學考試的兩人就會像小說情節一般,隨著畢業那天的到來而向對方告白───

 

不過現實並非如小說一般完美。

而且連朋友都稱不大上的兩人連喜歡對方的情愫都沒有,何來告白?

 

就如同每個大考前的考生,考前的他們在平日鮮少有對話的時間。在畢業後,他們也就像每一對畢業後的朋友不再連絡───而且他們根本連朋友都稱不上。

 

兩人就只是碰巧被綁在一起罷了。

 

在忙著準備申請大學的時候,中原中也才恍惚的想著───

原來要擺脫太宰其實也就這麼簡單嗎───

時間會漸漸鬆綁那條綁在他和太宰治之間的那條繩子。

 

 

 

 

 

中原中也看了一下手錶。九點二十五分,看來時間還綽綽有餘。

 

中原中也順利的考上了心中理想的學校與科系,此時的他正踏在前往第一堂課的上課地點的路上,腳下輕盈的步伐顯示他心中藏不住的興奮。

 

到了教室後,他拿出手機再次確認新的座位───即使他已經熟記住座位的位置。

 

說來也奇怪,一般大學教授不會指定座位的,不過這個教授卻以「方便教學」為由做出了一張座位表,並要求同學配合。

 

看到教授公布要照座位表時坐的消息時,中原中也倒是想起了某個笑起來欠扁到不行的傢伙。

 

 

而走到指定座位時,中原中也傻住了。

 

 

「呀,這次也是和中也當前後桌啊。」

 

 

 

 

 

 

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