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雪_好想被鏡花色誘

備考長弧,文野依舊深坑

撇了個芥鏡
文野和京吹我還坑著,但是備考長弧(我是不會退坑的.jpg

【鏡蒙】同居30題-2_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ooc是個很難改掉的壞習慣

*50fo感謝

*懶的潤了打完直接丟(可能明再修(喂

*蒙哥馬利嘆氣嘆個沒完系列



「我說你們偵探社感覺好閒啊,動不動就往我們咖啡廳跑。啊說到偵探社啊───

 

「下次替我轉告你們偵探社的太宰,別再動不動騷擾我們咖啡廳的服務生了。新來的一直跟我說她很困擾───嗯?」沒聽到木屐行走時發出的「喀喀」聲響,蒙哥馬利才發現走在身邊的泉鏡花早在自己身後十公尺的地方停下了腳步,駐足在一家店門口猛盯著店內。

 

「影帶出租店啊…現在已經越來越少見了啊,沒想到這裡居然還有一間…」隨著機上盒和網路線上看越來越發達,曾經風光一時的影帶出租店一間接著一間倒閉,街頭巷尾間的影帶出租店已成了記憶中的風景。

 

「我要逛。」撒嬌似的扯了扯蒙哥馬利的衣角,泉鏡花這麼說著。

 

=====

 

「影帶呢?」洗完澡的蒙哥馬利走到客廳,只見已經穿著絨毛兔子睡衣的泉鏡花抱著一隻她身體一半大的兔子玩偶在沙發上玩手機玩的不亦樂乎「還有,我讓妳先洗澡可不是讓妳先出來滑手機的───」

 

「牛奶在廚房。」懶懶地先起眼皮一下,泉鏡花不鹹不淡地道,「露西也要做事。」

 

「還有,先把衣服穿好。」

 

=====

 

「要看哪片?」泉鏡花將影帶攤在小茶几上,旁邊的熱牛奶冒著白色的熱氣。

 

「怎麼都是恐怖片啊…還有我的片子呢?」放眼望去,桌上五﹑六片影帶都是泉鏡花挑的恐怖片,就是見不著她自己挑的那幾片。

 

有一部是她一直很想看的啊!上映那陣子她真的忙到不行,等到有空時都下檔了!

 

「那些明天看,明天放假。」頓了一下,泉鏡花又強調「晚上看有氣氛。」

 

「…真拿妳沒辦法。」嘆了一口氣,蒙哥馬力妥協似的將光碟片放進播放器裡。

 

 

 

一小時後,蒙哥馬利看著因為好奇而誤闖郊區的廢棄豪宅的主角被從窗戶爬進來的紅衣女鬼嚇的驚聲尖叫,開始感到無聊,她不禁想問從電影開始就緊緊抱著她的手臂的人這片到底哪裡好看。

 

而正要開口時,蒙哥馬利才發現對方已經睡著了,從她平靜的表情就可以預想她一定作著與電影主角現在的處境完全不同的美夢。

 

「唉…」嘆了口氣,蒙哥馬利無奈地按下遙控器的開關,扯了扯蓋兩人身上的毛毯,靠著身旁的人就睡了。

 

聽說坐著睡著隔天會腰酸背痛,不過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

最近沉迷京吹和小林無法自拔

下學期轉組轉到一個老師讓我很胃痛的班級啊,我也好想嘆氣

我居然可以聽著av8446817當作業BGM把東西打完

馬雞鴨巴哭捏。

【太中】文藝30題1_前後桌

※流水帳
※老掉牙校園paro
※關於這個系列的詳細請戳主頁
※雖然是文藝題但是我就是文藝不起來




「呀,這次也是和中也當前後桌啊。」拉開了椅子,太宰治對著他的「新任後桌」這麼說著。

 

「都到最後了居然還是坐在你這傢伙做後桌,我看升學考大概都會被你這傢伙的衰氣給搞砸了。」坐在太宰治後方的少年嫌棄似的抓了抓他略長的焦糖色頭髮,接著又面露不善的對著他說出了頗具挑釁意味的話語,「還有可別給我改到

錯一大堆的考卷啊,我可沒那個耐心給你一題一題寫答案。」

 

「這句話我可以原封不動還給中也喔,也不知道上次數學課打瞌睡指考了80分的人是誰?」太宰治似乎對對方挑釁的行為毫不在意,又從抽屜中抽出了一本數學題本,「好啦,我現在要來看中也看不懂的基礎數學啦。」

 

「你說什麼───」

 

 

=================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可以算是一對竹馬竹馬。

 

從國小開始就開始刻意而為似的一路同班到了高中。好不容易到了高二分時兩人想著終於可以和對方告別時,偏偏學校因為選理組的人太少而只編了兩個理組班。

 

而兩人喜而樂見的中了那二分之一的機率。

 

中原中也形容這簡直就是太宰治為了氣他而籌備的陰謀。

 

若只是一路同班也就罷了,偏偏兩人經常在邊排座位時坐到前後桌,十次中大概會有九次坐在一起,彷彿昭告著兩人被綁在一起的命運並非偶然,而是必然。

 

學校﹑班級﹑座位,對學生來說是人生大事也不為過的三項事物緊緊地將兩人綁在一起。或許再過一個月,一起經歷了兩次升學考試的兩人就會像小說情節一般,隨著畢業那天的到來而向對方告白───

 

不過現實並非如小說一般完美。

而且連朋友都稱不大上的兩人連喜歡對方的情愫都沒有,何來告白?

 

就如同每個大考前的考生,考前的他們在平日鮮少有對話的時間。在畢業後,他們也就像每一對畢業後的朋友不再連絡───而且他們根本連朋友都稱不上。

 

兩人就只是碰巧被綁在一起罷了。

 

在忙著準備申請大學的時候,中原中也才恍惚的想著───

原來要擺脫太宰其實也就這麼簡單嗎───

時間會漸漸鬆綁那條綁在他和太宰治之間的那條繩子。

 

 

 

 

 

中原中也看了一下手錶。九點二十五分,看來時間還綽綽有餘。

 

中原中也順利的考上了心中理想的學校與科系,此時的他正踏在前往第一堂課的上課地點的路上,腳下輕盈的步伐顯示他心中藏不住的興奮。

 

到了教室後,他拿出手機再次確認新的座位───即使他已經熟記住座位的位置。

 

說來也奇怪,一般大學教授不會指定座位的,不過這個教授卻以「方便教學」為由做出了一張座位表,並要求同學配合。

 

看到教授公布要照座位表時坐的消息時,中原中也倒是想起了某個笑起來欠扁到不行的傢伙。

 

 

而走到指定座位時,中原中也傻住了。

 

 

「呀,這次也是和中也當前後桌啊。」

 

 

 

 

 

 

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鏡蒙】同居30題-1_相擁而眠

※ooc。為了發糖而ooc(掩面
※百合注意
※關於本系列的說明,請戳主頁





低溫特報、低溫特報,今晚關東一帶將降下今年的初雪──」在廚房顧著在鍋子裡隔水加熱的牛奶的泉鏡花聽著耳機中傳來的廣播新聞。在新聞播報結束的瞬間順手關掉了爐火,小心翼翼地用抹布將杯子上的水擦乾,帶著隔熱手套將兩杯熱牛奶捧到客廳。

還沒走到廚房,就先聽到了電視綜藝節目中各種誇張的笑聲和效果音摻雜著蒙哥馬利嗤嗤的笑聲細細碎碎地從客廳傳來。一進客廳,果不其然的看到蒙哥馬利正窩在暖爐桌裡,還時不時配合著電視中綜藝節目的節目效果發出罐頭音效似的笑聲。

莫名不悅的情緒像火花一般擦過泉鏡花的思緒,她刻意而為的坐到暖爐桌的對面,將牛奶推到蒙哥馬利面前,「等下什麼時候睡覺?等看完電視?」

對泉鏡花突如其來的舉動感到莫名,蒙哥馬利上下左右偏著頭,試圖要看到完整的電視螢幕,不過這顯然沒用。

放棄了看電視的念頭,蒙哥馬利將身子又往暖爐桌裡的暖源挪了挪,抿了幾口燙口的牛奶,「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想直接窩在暖爐桌裡睡啊。」多舒服啊。

「一直窩在暖爐桌裡的話會被燙傷,露西想被燙傷的話就請便。我先去睡了。」泉鏡花起身攏了攏身上的兔子圖案棉襖,朝臥房走去。

「啊?小矮子你發什麼脾氣啦──」蒙哥馬利看著泉鏡花走進臥房的身影發愣,過了好一陣子才會意過來對方今天過於反常的原因。「啊…真麻煩…人小小一隻長那麼大的脾氣…」蒙哥馬利不快地都囔著,煩躁的摸了摸後頸,朝臥房走去。

一進房門,果不其然的看到用被子泉鏡花用被子裹著全身被對著自己。蒙哥馬利輕嘆了一口氣。你這小矮子脾氣真大啊,蒙哥馬利嘴裡咕囔著,掀起了被子的一角鑽了進去。

蒙哥馬利輕輕地靠助泉鏡花的背,沐浴乳淡淡的香味飄入鼻腔。她一隻手臂淺淺圈著和自己相對嬌小的身軀,閉上眼睛任由睡意將意識淹沒。

一隻溫熱的小手握住了蒙哥馬利垂在泉鏡花胸口的手。

接著那個人又撒嬌似地往她的懷裡靠了靠,「晚安。」

「我說、晚安。」那個人又開了口。

把幾乎要溢出嘴邊的嘲諷吞回肚中,蒙哥馬利輕輕收緊手臂,「好,晚安。」

熱鬧的橫濱即使到了深夜也不願闔眼,只留了一室的寧靜給兩名相擁而眠的少女。

鏡花對蒙哥馬利的敵視(?)臉
本來有畫蒙哥馬利的但是畫壞了。
→讓我私心打個鏡蒙tag

半夜摸魚,晚安了世界

本來心血來潮想說查查外傳三人的生日方便弄生賀,結果發現了一個悲劇...

真的不大會畫深月的頭髮畫壞了對不起(頂鍋蓋逃

產糧產糧產糧\(*´∀`*)/
今天也來為鏡蒙衝參與數ˊ艸ˋ

另外祝小蒙哥生日快樂ˊˇˋ

速撇一張初設鏡花
p2樂描手帖的鏡花設定部分

鏡花生日快樂(*´ω`*)(但不是今天我知道
剛剛從早上一股作氣把黑線和代針上完現在我好嗨(而且好餓

臉書和貼吧是生日當天放(所以這算是某種層面上的lof福利吧www